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天在这里

经十一二四班乐园

 
 
 

日志

 
 

寒门再难出贵子(5)  

2015-01-27 09:52:09|  分类: 教育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周的婚礼

周周的婚礼,是包含了两个大厅的盛大婚礼,餐桌上写着周周母亲单位名称,父亲的单位名称,然后是周周单位省政府的餐桌,然后是我们银行的餐桌。第一次感觉婚姻餐桌有了层次,第一次看见,几位行长同时出席一个人的婚宴,婚礼上光彩照人的周周,和英俊潇洒的周周老公,以及每张餐桌对新人的祝福。

听着周周老公讲着那曾经的恋爱故事,听着这对新人要在婚嫁里去欧洲11国游玩,楼主就在这时候突然想起了治国。看着周周作为新娘的光彩夺目,看着周周老公的满脸醉意,我脑海里一直闪现着治国的大口吸烟,和治国媳妇的因为旅游话题的无奈起身离开。

参加的是周周盛大的婚礼,但是治国和治国媳妇无奈的神情在楼主脑海里定格,怎么也挥不去,弄不走。楼主觉得脑子里还是混沌,知道周周的父母和周周的公婆四个人相继对新人的祝福,楼主明白了什么。

周周的老爸讲道:周周出嫁了,长大了,周周未来的人生,就是老爸的一切,老爸会继续帮助这对新人,会继续呵护他们的新人家庭。周周的老妈更是说道:今后两家老人会全心全意地共同心力浇筑在这对新人家庭上,如何如何的不遗余力。 周周的公婆自然是承诺:周周进了他们的家门,周周的公婆会如何如何对待周周,让周爸爸,周妈妈放心。 最后周周的老公的爸爸在最后强调:无论这对新人,将来怎样、如何,周周的父母周周的公婆都是他们坚强的后盾!

就是这句话,就是这句话!楼主彻底的感动了……

楼主听到这句话后在看每张餐桌上的单位号牌,已经不是餐桌,是一张大网,一张无形的大网,一张人际关系的大网。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假如他认识十个人,这十个人都可以帮助他解决问题,这样十个人的力量都加在他身上就变成了十,而这十个人每个人都再认识十个人,于是他的力量就变成了一百。如此连接,人际关系形成一张大网,很多个人力量解决不了的问题通过人脉网就可以解决了。

周周父母给周周建立这张网,这个人际关系脉络,周周父母为周周参考的婚姻,让这张网继续扩大了一倍。

盛大豪华的婚姻下面是这种巨大的关系网在支持周周小两口未来人生,那么在这张网的保护下,周周的家教,周周的亲和力,周周的老公的为人处事风格,让我觉得这对新人前途无量。也许从这开始周周这对新人,已经把工作10年的楼主摔到二十条街开外了。

参加完婚礼,小胖送楼主回家,小胖告诉楼主治国和治国媳妇没有来参加婚礼,治国的媳妇还曾经和周周一个宿舍。楼主当时心里想:小胖你还小,楼主已经看出了,治国媳妇即便在学生时代和周周是很要好的同宿舍同学,她来参加周周的婚礼,无异于在某种程度上恶心自己。同是重点大学的一个年级一个学院一个宿舍的同学,说现实境况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毫无差别吧。

怎么来?看着周周220平方的房子,看着周周雪白的婚纱,看着周周盛大的婚礼,比较自己70平方还住着五口人,公婆,外带小叔子,你让她怎么说服自己,怎么安慰自己?是人就有攀比心,是人就有比较心,当初四年在一起朝夕相处的同学毕业没两年,这么大的差距谁也受不了。来受刺激,还不如不来。也许从此两种人生,两条道路再不相交,何苦来呢?

参加周周的婚礼。听到双方父母的讲的最多的是:孩子的人生刚开始,刚起步,双方父母还得奉献,双方父母还得保驾护航。看得最多的就是双方父母拜托双方单位领导要照顾好自己的女儿或者儿媳妇。然后就是开始拉近私人关系,相互交换名片,然后就是在端着酒杯的同时,周周的四位老人已经和我们的行长约定了下次的聚会时间。这是交际,也是现实,也是社会地位,也是心理价值的体现。周周的父母公婆还在继续为这女儿,儿媳妇夯实基础。

在周周公婆父母的眼里他们依旧是一对新人,依旧稚嫩,依旧需要他们再把基础夯实的牢固一些,再把人际关系网络建立的牢固一些。这是思维,这是现实,这对新人还是在享受着双方父母的保护奉献。结婚是个开端,双方父母依然要沿着婚姻的开端作为开始,为两个孩子借助各自家庭的优势弥补各自家庭的劣势,即便在普通人眼里他们一个家庭就很让人羡慕了,但是几个家长不约而同,还是认为应该在努力把孩子弄更好些,基础打得更牢固些。这就是出于这个社会比较上层的家长的想法,对自己孩子的关怀,对自己孩子的规划。这样的周周怎么能走的不顺呢?

反观治国。治国的父母已经觉得自己努力了,给了治国奉献,治国到了回馈弟弟的时候,治国已经长大了,治国大学毕业了,治国有工作了,治国结婚了,治国买房子了,治国你应该是让父母安心,负担起弟弟的时候了。

对比一下吧,残酷的现实,治国的压力来源于哪里?周周的舒适来源于哪里?是治国家的穷困?是周周家的优越?这不是深层次的问题,深层次的问题,是观念,是思维,周周的父母公婆和治国的父母仅仅因为物质条件不同吗?楼主觉得不是物质那么浅显,那么单纯,是两个思维价值体系的完全体现。

写到这里,楼主想分析一下这两种思维体系:

治国的父母,没有错,但是相对自私。为什么?因为治国父母一生劳苦可以理解,攒钱不容易可以理解,但是把治国弟弟再附加到治国身上,对本来还处于稚嫩承受能力有限的治国,本来就活得艰难的治国,加上更大的负担。在一个相对狭小的房子里住上一对新人,一对老人,还外加一个小叔子,这么一个组合,治国和治国媳妇就可想而知了。这里面治国的父亲觉得自己自豪,供了一个大学生,并且首付买了房子,自然该是享受治国回报的时候了,治国的孝心也觉得应当承担家庭,承担起弟弟,也接来父母。这不简单的是一个人之常情,是一个思维框架,一个思维体系。这种思维体系可以出现无数的变种,就是让本来在城市里相对艰难的治国,背上一个更沉重的包袱。大家掰着脚趾头想,也能预测治国的家庭矛盾会不会爆发,治国本来就情商不高的水平,在压上这么一个大包袱治国能过成什么样,大家自己就能揣测的出来。

治国父母不是条件不好、家境困难那么简单,指导他们的一直是思维,一种可以简单的理解为付出必须回报,生育孩子,养育孩子,给孩子付出到一定程度上孩子必须回报。虽然露骨,但是事实就是如此,也是一直推卸责任的行为。但是加上孝这就是一个体系,这种体系会有无数个变种。

这个思维体系的错误之处在于,父母付出的还不足以让孩子可以达到回报的程度上,就开始索取,就开始觊觎孩子的回报。这是个程度掌握的问题。但是这种思维体系下,必然孩子是老牛拉破车,一步更比一步难。

周周父母公婆采取了奉献式样的指导思维体系。。。

在帮着孩子有了房子,有了车子,有了工作,再用自己的人际关系网,为孩子夯实好基础,协调好单位领导,他们懂得这俩还是孩子,还需要在结婚后进一步奉献,让他们的路走的再平坦一些,再顺利一些,让其两个家庭的关系网,再给两个孩子增加助力,在这种奉献的指导思维体系之下,孩子的各项必备基础打坚实之后,孩子自然在顺利的人生路上,并且切实有能力去回馈父母。

周周父母公婆打造的是人生的良性循环轨迹, 而治国的父母在为治国打造恶性循环轨迹。这两种思维价值体系,能注定孩子的一生走向。

“宝宝哥”的故事

宝宝哥,是楼主的一个学长,当年楼主刚考上楼主所在城市的这所百年学府的时候,是当时宝宝哥这个大四学长,接待了作为大学新生的楼主,这大概是十年前了。但是现在想起来,记忆依旧深刻。

宝宝哥,因为名字里面有个宝字,那时候他们宿舍的人都喜欢叫他“宝宝”,因为宝宝哥学习很好,最大的优点是,人很干净,宿舍的卫生一直都是宝宝哥打扫,而且从来没有怨言,也从来不和舍友计较。因为楼主刚上大学的时候,是宝宝接待的新生,自然和宝宝哥走的很近。

这样也形成了大一的楼主和大四的宝宝,成了关系相当不错的朋友。宝宝有个很漂亮的女友,叫丽丽。那时候楼主很羡慕宝宝哥,觉得宝宝快毕业了,还有个漂亮女友,楼主觉得宝宝哥毕业以后,就能过上很幸福的生活。

每次,在校园见到宝宝和他的女友,我都会起哄,问姐姐啥时候准备嫁给宝宝啊,我觉得起哄挺开心,他们听到我的起哄也挺甜蜜。10年前的楼主那时候还是属于活宝的类型,经常厚着脸皮跑去宝宝哥的宿舍,混吃混喝。那是一个单纯的年纪,快乐的时间段,那时候除了生活费不太够花,和考试偶尔让楼主担心犯愁,别的真是简单不能再简单,快乐不能再快乐。

楼主的大一新生岁月,也是宝宝哥毕业抉择的大四。宝宝学习不错,但是宝宝那时候在打扑克、踢球的时候,楼主经常听到宝宝哥说:丽丽要考研究生,也动员宝宝考本校的研究生,宝宝一直在和他的朋友,同学,舍友谈论这个话题。

楼主年龄的关系,那时候是不太理解研究生和本科生毕业工作之间的差别,那时候的意识还觉得研究生一定很棒。大概研究生一毕业,所学专业的用人单位,大概就是应该会像抢宝贝一样把这些研究生抢走,然后就给他们一个吓人的高工资,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这就是楼主当时的眼光,也是楼主当时幼稚的见识。但宝宝他们好像从来不那么觉得,他们一直在讨论三年的社会经历重要,还是研究生的学位更让人认可。无论怎么说,爱情的力量对年轻的大学生来讲,那是原动力和奋发力,宝宝每天晚上都在复习,那时候宝宝是很努力的。

时间就这么过着。楼主大一下学期的时候,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宝宝给楼主宿舍打电话,要楼主去跟着吃饭,聚一下。原因是宝宝和丽丽都考上本校本学院的研究生,值得祝贺。楼主那时候心里真的觉得宝宝和丽丽很牛,楼主那时候的单纯真的让楼主好怀念。当然那是一场大醉,连当时单纯的楼主也跟着喝了一个不亦乐乎,好像宝宝已经踏上了幸福生活。原来宝宝宿舍参加研究生考试的同学,只有宝宝自己考上了,更幸福的是宝宝的女友丽丽也考上了研究生。楼主觉得宝宝真命好,当时的楼主觉得宝宝肯定是天底下最幸运的人。

就这样,宝宝宿舍的人在欢天喜地的迎接毕业,忙忙碌碌的找工作的时候,宝宝哥已经确定在这个学校,还要多待三年,那时候的宝宝最快乐,那时候的丽丽也最快乐。

当一个暑假回来,楼主成了大二的学生,宝宝哥也搬去了研究生宿舍。宝宝哥开始了研究生的岁月,因为宝宝哥的本科同学飞奔了全国各地的工作岗位,这下宝宝变得有些孤单。宝宝哥进入一个对这个学校熟悉,但对同学有些生疏的奇怪状态。自然楼主这个小师弟,就没事依然跑宝宝哥的宿舍,也是因为这样,楼主和宝宝一起踢球,一起打篮球的日子更多起来。楼主那时候一人没心没肺,但是宝宝却不像在本科的时候那么快乐了,这是一种压在心里的感觉,但是能感觉到,当时的楼主是没有能力去理解的。

有几次去宝宝的宿舍,会发现丽丽和宝宝在闹矛盾,这是以前从没见过的,但是楼主搞不清楚为什么。偶尔宝宝的那些已经工作的同学会来学校请宝宝吃饭,当然如果遇到,楼主也是厚着脸皮,叫着师兄,跟着去混饭吃。那对楼主来说是件快乐的事,但是对宝宝来说好像不是。至于为什么,楼主那时候不清楚。

慢慢的楼主发现,丽丽开始抱怨宝宝哥。具体的原因没有探究过,那时候的楼主也满学校的追女孩,但是心里还是向往能遇到一个丽丽一样的女孩,楼主也能展开一段宝宝哥和丽丽那样的恋爱。呵呵,十年后的楼主依然记得这个曾经脑海中很清晰的小目标。

楼主大三,宝宝研二,日子还是这么过。但在没有丽丽在场的时候,宝宝哥经常会说:不知道读研究生是不是一个错误。那时候的楼主心里还觉得宝宝哥可能是书读太多,脑子坏了。最让楼主佩服的是,宝宝哥学的法学专业,宝宝在研二考到了司法证,那时候觉得宝宝肯定将来会是法官或者检察官,让楼主羡慕许久。

楼主的大四,也是宝宝的研三。那年楼主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伤感,总是郁闷,总是不那么开心,迷茫,混沌,迷糊。宝宝哥的状态和楼主没有什么不同,我们俩差着三岁,但是却有着相同的话题,毕业了做什么。虽然宝宝是研究生学历,还手拿司法证,但是当时楼主就觉得宝宝的压力一点也不必楼主的压力小。

当楼主问宝宝哥,我是不是要考研的时候,宝宝哥斩铁截钉告诉楼主:别上了!举出了一堆他当年本科同学、舍友的例子,现在有的都新房住上,新车开上了,如果我还打算住宿舍那就考吧。宝宝完全鄙视,绝对鄙视我的考研想法,好像他自己不是研究生一样。说实话,楼主当时的成绩和水平,还真考不上研究生。楼主就死心塌地找工作,当然是全家总动员的找工作。楼主的老妈是很想楼主考研究生,但楼主的老爸好像压根就没期望楼主上什么研究生,用楼主爸爸的话说:考上本科,已经走狗屎运了,还研究生,赶紧弄份工作混社会吧。楼主跟着当年的实习生大军进了现在的单位实习,也通过楼主老爸的运作,楼主留在现在的工作单位。

那年楼主做实习生的时候,宝宝参加了公务员考试,笔试很棒,但是面试宝宝落选了,什么原因落选十年后宝宝才知道。丽丽的公务员考试,很直接,笔试都没过。

那年,楼主作为单位实习生在满楼跑的时候,宝宝出现了两难抉择。

宝宝和丽丽都要毕业了,这有个问题,丽丽老家是南方“明珠”城市,宝宝则是本地的,丽丽是独生女自然很希望回到那个被称为“明珠”的城市。当然那个城市比我们这个省会知名度高许多倍。“明珠”解放前就是冒险家的乐园啊,民国时代的故事大多以其为蓝图,当然对宝宝的吸引力也很大。

但是,宝宝的父母却是不太愿意,或者是不愿意。不知道当年的宝宝是怎么说服的父母,依然拉着皮箱牵着女友丽丽的手踏上了南下的列车。

楼主在工作单位,开始了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毕业了,有工作了,楼主每月有工资了,这是一件开心的事。另外那时候的楼主感觉突然好像身边的同事,没法在像学生时代,同学、老师那样相处了。呵呵,楼主进入社会了。

楼主无聊的时候,会跑回学校,宴请楼主留在大学读研究生的同学。但是慢慢的楼主不想去了,最早楼主坐公交车去请客,后来坐出租车去请客,在后来楼主开单位的车去请客。在楼主毕业的第三年开自己的车去请客,这些被宴请的同学,找到他们的地方很容易,不用打电话,操场、公交楼、宿舍、网吧,从无例外。慢慢的,和这样研究生同学已经没有了共同的话语。我聊的内容,他们没兴趣,他们聊的我慢慢也没了兴趣。

也就是这时候,我明白了那时候的宝宝为什么总是说,读研是不是一个错误;也明白了总是被宴请的人心里的别扭,因为关注话题的不同,因为楼主觉得自己的研究生同学还是那么幼稚,那时候宝宝的同学一定也觉得宝宝幼稚。没办法,这是角度的问题;也明白为什么宝宝极力反对我再上研究生,为什么总是给我苦口婆心的讲那些没读研的同学。现在都明白了,年龄摆在那里,不是你想单纯就能单纯的,人都会自我比较,也慢慢明白了丽丽和宝宝那时候为了什么而争吵。

楼主毕业第二年因公出差第一次去“明珠”城市,坐着报销的飞机,住进报销的酒店,在忙完单位的公事后,很想找宝宝哥大醉一场。

在拨通电话的时候,听到宝宝很惊喜,但是又支支吾吾的说在外地忙,然后说了一大堆抱歉的话。当时的楼主并没有在意什么。然后是第二次去“明珠”城市,再次给宝宝电话的时候,他依然是在支支吾吾的出差,依然是抱歉不能来,依然是一大堆抱歉。但是楼主好像从这一大堆抱歉里面觉察出,宝宝仿佛有什么难言之隐。并不是出差没法见那么简单。

以后的日子,楼主和宝宝依然偶尔通个电话,问问近况。也就是那时候楼主发现,朋友、同学、同事其实都是阶段性的,以前天天见,天天打闹,然而在特定的某个时间段,这些人成为了你记忆的某个元素,再想联系就只剩下手机里那一串号码,有时候想起会伤感……

在一次宴请我另外的一个师兄也就是宝宝的同班同学的时候,听到宝宝和丽丽分手了的消息,有些惊讶,但是好像心理又有着某种预期,觉得不是那么意外。和宝宝的电话依然那么联系,听到宝宝从最早的律师事务所辞职,去了一家外贸公司,然后再问起丽丽,宝宝不愿意提,自然我也不去多追问。在以后的三年里我和宝宝没有再见面,只是电话还是偶尔会联系,问一下近况,我毕业的第五年,也是宝宝毕业的第五年,宝宝有重新从外贸公司辞职,去了一家新律师事务所,然后就是宝宝重新恋爱,重新结婚,但是宝宝的电话口气,已经没有了前几年那种沉闷。

到了楼主毕业第九年也是宝宝毕业第九年的时候,楼主和宝宝的再次见面,证明有些友情是不随时间改变而改变的,这点很重要。也就是那时候楼主知道,男人之间情义,兄弟感情在关键时刻的决定作用。

事情是这样的,楼主在工作到第九年的时候,也算是单位的中层了。但是就在楼主顺风顺水的时候,楼主部门的一个下属,做了些违规的事情。一旦损失形成,对楼主单位是个不小的损失,当然楼主需要负领导责任,也要肩负监察不严的的责任。楼主的下属在帮一个公司搞贷款的时候,通过虚假材料,还有通过自身关系,拉拢信贷部某个员工造假,使得该公司成功从楼主单位贷出了一比数目不小的资金,但该公司的的还款能力直接没有。这是楼主工作以来一个很严重的危机,直接影响到楼主以后在单位的前途。这里可笑的是,楼主下属出的问题不是联合信贷部员工造假,这不是楼主直接工作范围,但是造假的主事者却是楼主的下属。单位责惩楼主必须善后,把损失降低到最小点。这样楼主和信贷部当时签署文件的副总,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楼主在与本单位法律顾问多次商谈,有利点是,贷款的这家公司只是一家分公司,幸好还有总公司,可以向总公司追偿;不利点是这件事必须在该公司总部设置地的“明珠”城市起诉,因为这样才能在诉讼胜诉后,可以追偿。如果在本地起诉,即便是诉讼胜利了,那么作为该公司分公司所在地,根本就难以追偿到什么有价值的赔偿。在楼主的下属和信贷部造假的两个员工被开除并接受检察院闻讯的时候,楼主就接下了这件事情的烂摊子,楼主和那位信贷副总都很冤,但是没办法,必须把单位的损失给追缴回来,要不然,楼主和信贷副总卷铺盖的可能性也很大。

楼主和单位的几个法律顾问,来到该公司的总部所在地“明珠”开始了诉讼。这段时间,楼主和几个法律顾问天天研究文件,建立证明材料,一份一份的电传在本单位和”明珠”城市之间流动着。经过长达两周的审理,楼主和几位法律顾问,脱了几层皮的禅精竭虑中,楼主盼来了我们胜诉的判决,但那时楼主才明白,胜诉了就是几张纸,离着具体执行回来追偿,还有十万八千里呢!

这时候我和那位副总司天天跑执行庭,拜托“明珠”城市我们分行的同僚,找关系,走门子,还是效果寥寥。甚至楼主单位的,几位行长也动用自己的私人关系,还是没什么作用,这里不是我们的一亩三分地,执行了几次效果根本就是没作用。楼主和那位副总甚至在夜里讨论,如果实在追不回来,我们将来该怎么弄,是不是要重新择业了。叹息和烟草成了我俩那时最大的慰藉,但问题不是你叹息、嗑药就能解决了的。后来单位派来一位副行长,主要抓这件事,其结果让我明白了,在我们本地他老人家是个人物,但是在这个“明珠”城市,他和我们一样一样的,一样的抓瞎,一样的屁用没有。那时候的楼主都开始了准备卷铺盖,呵呵,这下是三个人整天得吸烟,整天的叹息,整天的跑路子,走关系。

就在楼主万般无奈的时候,楼主拨通了宝宝的电话。在电话里简要的叙述了整个过程,宝宝说:有点难度,还不至于办不了。于是让我们在酒店等着,派车来酒店接我们,去他的律师事务所详谈。事情最后办得了办不了,不知道,起码我们捞到一根救命稻草,这样就在宝宝的安排下,我们来到宝宝的律所,已经没有了心情和宝宝叙述什么这些年怎样的客套话,直接就是拿出几包材料,和审理结果,给宝宝讲述完整的事件过程。

宝宝细心的了解了过程后,告诉我他试着给办一下,尽量挽回损失,也就是宝宝的话,让我们的老副行长皱了大半月的眉头总算有点舒展。当晚在宝宝的引荐下,我们见到了这个“明珠”城市一位法院高级别领导,在叙述了过程后,给人家拜托,诉述我们处境,弄得指导人家不耐烦之后,我们才闭嘴。

有些事情,可能难死你,但是让别人来办,也许就是简单不能再简单。在宝宝引荐的这位领导的帮助下,我们的诉讼追偿被升格为高院督办的案件,这样自然在一周内,那个总公司,完全偿还了我们的损失,还给了一部分赔偿,这个结果比我们预想的还要好!那天在宝宝的陪同下,我和信贷部的副总,我们的副行长,像三个孩子敬仰长辈那样说了无数感谢肉麻的话,只能用一个个“一口闷”(喝酒)来代表我们的感谢情义。

那天是喝得酩酊大醉,四个人趴下了仨,最后怎么回的酒店都不知道。宝宝救了我,也救了信贷副总,也让副行长很有面子。通过这次的事情,楼主充分了解危机为什么是危险的机会这句至理名言。楼主不但没有因为下属违规而受处罚,反而通过这次帮助单位的危机解除,拉近了与副行长的私人关系,甚至行长都对楼主另眼相看。在以后有遇到在“明珠”城市,我们单位几次比较数额小的诉讼上,宝宝都帮了忙。因为这个关系,楼主在行长那里成了一个在“明珠”有关系的人物,让楼主受益匪浅。

这次危机解除后,行里特意批了几万块钱,给楼主三天假让楼主专门跑趟“明珠”感谢宝宝,感谢那位领导。

去了“明珠”没有感谢到那位领导,人家只是同意吃了顿饭,我说了无尽的感谢的话,甚至觉得人家真是一个“包青天”。也许这位领导的举手之劳搭救了我,人家觉得微不足道,我觉得他是个好人,好领导,还是个廉洁的好领导。算我走狗屎运!

在“明珠”的三天,去了宝宝家里,看了宝宝的妻子,和一对双胞胎,也就是在我们俩个老同学、老朋友那次聊天中,让楼主逐渐有些茅塞顿开,如同醍醐灌顶。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